透明爆破

做了人类想成仙,生在地上要上天

[恺楚]现在临界点1

●绝对是长篇……
●大概讲的就是恺楚走向的原著背景故事吧,楚哥中心向。
●为我明天开始的期中三日考祈福。

1.突破表面

  他一直努力地去忘掉这一切想要去忘掉这一切。
  忘记那片夹杂着黑色肮脏血液的雨幕,忘记那条无尽公路上徘徊的黑影,忘记那些非人非鬼的扭曲面部,忘记车窗外巨大雨声也镇压不住的哭泣。
  忘记。
  忘记妖刀出鞘的嗡鸣,忘记男人决绝的背影。
  去过男人想要自己过的正常的生活……
  他做不到。
  
   隐藏真我的那个男人和那位高高在上的神祇永远活在他的记忆里,他每天都要强迫自己去回放诀别的一幕幕,把懦弱的自己塞进大脑深处。自揭伤疤,只有血淋淋的冲击刺激着大脑。
  他不能忘记任何一个细节,他是男人真正活在这个冰冷世界上的证人。
  疼痛过载,化为麻木。
  他以为自己会一次次的因为如同噩梦般的回忆而彻夜无眠,可是早已固定的生物钟总会将他拉扯入一个又一个梦境,却没有一个能让他再清楚地看一眼那个男人的脸。
  似是梦也与他作对。
  
  网上有关于“卡塞尔”的有用信息太少。至少从表面上看横看竖看这只是一个不太有名的贵族学校,除了部分建筑恢宏的有点过头了没有什么不一般的地方。
  但楚子航知道那个男人和这个学院一定有千丝万缕的关联,现在他死了,他想了解这一切就必须去那个卡塞尔学院一探究竟。
  白日里他依旧安安静静地上新学期的课,放学回了那个空荡荡的家他就疯狂调查这所神秘的学院,泡在网上不停搜索。
 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在课上睡着,下课被老师叫出去谈话,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渴望多了解那个男人一点。
  可是苏小妍只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最近休息的很不好,嘘寒问暖。楚子航也不好直说自己不睡觉的原因,就干巴巴的解释只是一直失眠。
  苏小妍信了,楚子航也不用多撒谎解释了。他几乎不会撒谎,也不想对自己的妈妈撒谎,只要苏小妍多问两句他估计就会和盘托出。
  可是没有。
  楚子航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悲伤。
  
  从一开始的崩溃到最后的漠然,楚子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接受找不到卡塞尔本相这个现实。他现在已经调整回了正常的作息,睡前刷新两下搜索页面完全是习惯罢了。
  又到了睡觉的时间。他看了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显示,又检查了一遍邮箱,然后很不理智地直接按了电源键关机。
  屏幕迅速变暗,速度快到邮箱页面上未读邮件突然跃起的红色提示像是一个幻觉。
  “你已经被发现了……”
  !
  楚子航只看到这几个字,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就是他要找的人,可是他已经来不及阻止黑掉的屏幕,他愣了两秒,又迅速按下电源键开机,一连按了三下,好像这样开机就可以快点一样。
  一定是的,一定是的。
  在桌面完全显示出来的一瞬间楚子航就按下浏览器的图标,恢复“意外关闭”的页面。他的视线死死地盯在那个红色的代表未读的(1)上,激动的情绪不仅让他心跳加快,更让他握着鼠标的手微微颤抖。
  点击。
  
  『你已经被发现了小兄弟,安分点不好吗?
  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』
   右下角注了个“诺玛”的名字,应该就是发件人。
  
  是好事,至少对面有反应了。 楚子航这样告诉自己,不要被这有些不正经的语气迷惑了。
  他深深地呼吸了一下,指尖敲击键盘。
  『你是卡塞尔的人』
  他打字打的有点太快,直到自己已经把回复邮件发送了才发现自己少了个问号。
  看上去有点凶,会给人不好印象吗?他思考了下,觉得也没必要弥补,就开始等待回复。
  真的没等几秒,对方的回复就到了,这次一连发了两封邮件。
  『猜对了也没奖呀哈哈哈~』
  『你有什么目的?』
  
  『我要进入卡塞尔。』 楚子航直接这么回复。
  
  『我已经调查过你了,很抱歉,你根本不了解我们学院。』
  
  『早晚会的。』
 
  『你可真酷。可是这事也不归我管。算了,给你个机会,自己把握吧。』
  附上了的是一串邮件地址。
  『这事我们的校领导之一,施耐德。希望你能成功,我很期待你成为第一个……』
  
  『谢谢。不过是第一个什么?』
  
   『你早晚会知道的。』

  拿自己的话堵自己的嘴,楚子航全是感觉到了这种憋屈,虽然他也不在意。
  
  『好,还是谢谢你。』
  
  等了三分钟,确认对面没有回复了后,他输入了那串“施耐德”的电子邮箱地址,开始构思措辞。
  看来明天白天又要犯困了啊……
  楚子航撑着着头,墨色的眼中反射着微蓝的光。
    

评论(4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