透明爆破

做了人类想成仙,生在地上要上天

(翔叶)影(影au)壹

♢是的你没有看错,就是那个黑白杀场电影
♢其实……也说不上多大相似……毕竟影子都和真身谈恋爱了(bushi)
♢古风,时代架空。替身(影子)梗
♢将心比心,不喜勿喷(怎么感觉是明示小红心?)
  

壹.叶家

        斗神,五圣。你不是。
  
  孙翔从小就是孤儿。
  多病的母亲拉扯他度过了五个春秋,终于在一个雪天闭上了她疲惫的眼——再不睁开。
  至于那个父亲,孙翔的记忆里就没这号人物存在,母亲不说,他也不问,也不知道固执给谁看。
  他躲藏过,乞讨过,折尽了一身傲骨。他没有满足骨子里跋扈因子的任何机会。
  好在他不是一个人。在多次的流浪与被打压的逃亡后,他和那群一同背对背打过群架的同龄人抱团取暖,小团体还文绉绉得取了个好名字。
  越云。
  超越的越,青云的云。
  他身上有很多伤,大多是化不开的淤血和各种意外造成的骨折。那时他过得很穷苦,每天蓬头垢面,对一张张小脏脸抬下巴,过得和山大王一样。不得不说,有点乐趣。
  
  可是老天不打算放过他。就当他内心侥幸开始美滋滋地盘算日后如何打拼地盘称霸泗遄时,他生父找上门来了。
  什么狗屁外番使者。在他最需要亲情的时候了无音讯,现在那天子要他子嗣做人质他倒来了。
  训狗还给点好处,就凭血缘上的薄薄羁绊就想让他心甘情愿进囚笼。是他太自信还是以为所有人都和他一样愚蠢?!
  他骂了那群狗腿子一通,狗血淋头,好不畅快,自己拍拍屁股跑了,谁料到等他避风头回来,却发现自己的小伙伴个个失踪。
  隔壁快疯癫的大娘说,有一群外番人,把他们抓走啦。他们走的时候还放了火,要不是及时发现,怕是这屋子都保不住呦……
  
  于是孙翔在那屋里坐了七日,等来了那群混账。
  血丝布满眼球,乌青陈于眼眶底。蓝色的眼也快烧的血红。
  “没用的人质……自然是杀了,要什么下落。”
  谁料到那群人也不是什么正经打手,他的命没丢。
  只不过杀红了眼,遍地血尸,断头残臂。用惯了的长剑被落,他只好拾起被斩翻在地的敌人的矛,再立。
  手感的违和也罢,血液飞溅到眼里视线一片模糊也罢。
  杀着就好。
  他这种泥里爬出来的,比疯狗还疯。他年纪尚小,经历的生生死死……倒也不差这一次凶险。
  肺好似破风箱般,每一次呼吸都带着呼哧呼哧的巨大喘息声,上上下下身上的伤口已数不胜数,大腿,腹部,左臂,全是淙淙流出的血,空气里全是那种怪异的腥甜,说不出的难受。他站着已精疲力尽,摇摇欲坠,想不出什么办法拯救自己。
  
  叶家的人的出现实在是太巧了。
  就那样出现在满目血腥的杀场,完美地表达善意与欣赏,似乎无意地救下奄奄一息的自己。
  明显不对。
  可是那时的他过分年轻,那时脑子里一团乱麻,本来他就不懂旁人的心计,更何况那时他的心态濒临崩溃,只懂得去报答救命之恩。
  那个叶家人好像有点为难,作态做够了就提出了真正的要求。
  入我叶家,护我叶家一世。
  哪怕隐去姓名,哪怕一辈子活在阴影之中。
  
  好啊。
  他说。
  反正我无处可去。
  

※老福特你为什么在关键时刻限我流???我不听我不听我是赶上的😖  
 

评论(6)

热度(19)